1969马来西亚大屠杀死了多少华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enrry.com/,印度尼西亚

控制了马来西亚的经济命脉,而马来亚人生活水平较低,生活状态较原始,但在政治上拥有特权。1964年双方因经济差距所导致的关系紧张酿成了一场暴乱:马来亚人在新加坡举行游行纪念自己信奉的“先知”,却触发了与当地华人之间严重的暴力冲突,导致36人死亡。为了防止事态扩大,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决定将新加坡从联邦中开除。新加坡就是在这种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获得独立”的。

1964年的暴乱后,马来亚人的民族主义急剧膨胀,在“马来亚人第一”“马来亚人的马来西亚”等口号下,政客们不断地操弄族群议题,试图赢得选票。而华人政党也针锋相对。1969年,马来西亚再度举行大选,竞选活动从一开始就显得火药味十足:由“马来西亚全国巫人统一机构(巫统)”和“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等三个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遭到强力冲击,观点更为激进的“泛马来西亚伊斯兰党”指责“巫统”向华人出卖马来亚人的利益;民主行动党指责“华人公会”出卖华人。在冲突中,“巫统”的一名选举工作人员遭到一群华人武装暴徒杀害,而一名马来西亚劳动党的成员在甲洞镇遭到杀害。这给大选蒙上了一层不祥的血色。

1969年5月10日,选举正式开始。以“巫统”为代表的执政联盟保住了政权,但激进的反对派所获得的议会席位大幅增加。激进华人他们所支持的两个政党“马来西亚人动党”和“民主行动党”在选举中表现极为出色,分别成为议会中的第三、第四大党。

以华人为主体的反对派支持者于是决定在吉隆坡举行游行庆祝。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东古阿卜杜勒拉赫曼要求地方当局不要批准游行的申请,以免发生暴乱。但此时“巫统”内部正酝酿着阴谋,游行最终被时任地方当局负责人的阿卜杜勒拉扎克批准。印度尼西亚

5月12日,大批华人在吉隆坡走上街头欢呼胜利。在阿卜杜勒拉扎克等人的煽动下,“巫统”决定也举行一场游行,作为对“华人挑衅”的回应。

“巫统”的游行很快演变成一场屠杀。5月13日,吉隆坡街头出现头戴白色布套、装扮得如同死神的凶徒,他们挥舞着利剑和匕首冲入华人聚居区烧杀抢掠,8分钟内导致45名华人被杀。随即大街上的轿车也成为袭击的目标。很快,不甘束手就屠的华人开始拿起手枪和散弹枪展开还击。

吉隆坡市内火光冲天,巨大的黑色烟柱直冲云霄。美国《时代》周刊记者亲眼看到一名男子试图逃离一辆已经被点着的轿车,但他被一群暴徒凶残地扔了回去,最终惨死在车里。吉隆坡总医院的太平间很快“尸满为患”,大量装在塑料尸袋中的遗体被挂在天花板的吊钩上。

局势迅速失控,此时阿卜杜勒拉扎克等人宣布在吉隆坡及马来西亚全国多地实施“紧急状态”。马来西亚官方称,此次暴乱中共有196人死亡、149人受伤、753栋木质房屋被焚烧,另有211部车辆被毁。但这一数字一直遭到强烈质疑,美国《时代》周刊统计的死亡人数超过2000人。一些西方驻吉隆坡外交人员认为,此次暴乱的死者中绝大多数是华人。如果是这样,那么此次暴乱对华人的戕害程度,并不亚于1998年的印尼暴乱。

最大的受害群体是华人,然而“紧急状态”实施后,当局抓捕得最多的也是华人。阿卜杜勒拉扎克等人宣称,这次暴乱是人挑起的“恐怖活动”,而中有很多是“中国人”。这与1965年印度()大清洗的逻辑如出一辙。

以阿卜杜勒拉扎克为代表的“巫统”中的派别是此次暴乱的最大获益者。“紧急状态”期间马来西亚的议会停止运转,成立了国家行动委员会作为看守政府。大屠杀爆发后一年,阿卜杜勒拉赫曼被迫辞职,阿卜杜勒拉扎克成为马来西亚总理。

阿卜杜勒拉扎克上台后,实行“新经济政策”,旨在遏制华人企业的发展,将马来亚人拥有企业占经济总量的比例从2.4%提升到30%。同时,公立大学的名额根据族裔比例进行分配,马来亚人获得的名额要多于华人和印度裔。这种带有明显种族歧视色彩的政策不但遭到外界严厉批评,而且在马来西亚国内也遭到越来越多人的抨击。

“513”大屠杀以及“新经济政策”也导致马共的实力再次膨胀。马来西亚于1968年第二次发动武装暴动,并组建“马来西亚民族解放军”。大屠杀后,活跃存乡村和中小城镇的马共地下人民抨击政府的政策以及“新经济政策”,其武装人员数量从1000人迅速膨胀到1600多人,其中华人占主导地位。

马来亚人在新加坡举1653行游行纪念自己信奉的“先知”,却触发了与当地华人之间严重的暴力冲突,导致36人死亡。为了防止事态扩大,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决定将新加坡从联邦中开除。新加坡就是在这种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获得独立”的。

1964年的暴乱后,马来亚人的民族主义急剧膨胀,在“马来亚人第一”“马来亚人的马来西亚”等口号下,政客们不断地操弄族群议题,试图赢得选票。

而华人政党也针锋相对。1969年,马来西亚再度举行大选,竞选活动从一开始就显得火药味十足:由“马来西亚全国巫人统一机构(巫统)”和“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等三个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遭到强力冲击,观点更为激进的“泛马来西亚伊斯兰党”指责“巫统”向华人出卖马来亚人的利益;民主行动党指责“华人公会”出卖华人。

在冲突中,“巫统”的一名选举工作人员遭到一群华人武装暴徒杀害,而一名马来西亚劳动党的成员在甲洞镇遭到杀害。这给大选蒙上了一层不祥的血色。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