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 · FEATURE 珍贵之声

设计师们正在设计听觉感受,汽车的引擎、酒瓶开启的声响……以深入你的潜意识,并留下持久的印象,让你着迷。同时,声音也变得珍贵起来。

近年来,通过战略性设计创造,奢侈的声音已经从抽象的概念转变为现实,从开香槟酒瓶到高级钟表的声音,各个行业中越来越多的高端品牌试图利用我们的听觉来引诱我们进入一种潜意识的感官关系。为什么?因为情感联系比逻辑联系更深,更难以打破。但是,是什么让声音变得情绪化呢?这种由科学家设计的感觉是真实的吗,还是被营销顾问植入的?在日益数字化的世界中,感官品牌将采取何种形式?

丹尼尔·杰克逊(Daniel Jackson)思考这些问题的时间比大多数人都久。事实上,这是感官品牌化的一个元素(这个领域延伸到气味、味觉和触觉),我们大多数人不会有意识地去感知它的存在,因为它是一种潜在理性。杰克逊于1999年创办了自己的Sonicbrand公司,与普拉达(Prada)、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伊夫圣罗兰(YSL)和宝马等公司客户合作,还为一些大众市场公司打造“有声标牌”。他援引一份来自调研公司益普索(Ipsos)的报告称,品牌的听觉体验在大约两年前进入了“大规模采用阶段”。该报告发现,在吸引消费者注意力方面,听觉提示比视觉标志或口号更有效。这些有助于记忆的声音(mnemonics),比如麦当劳的“我很喜欢”小曲,或者Netflix的两拍鼓点音乐,现在成为大众市场的必备品。

杰克逊说,奢侈品品牌的宣传方法完全不同,它们不是做广告,而是让产品的声音和商店环境尽可能地吸引人。几年前,伦敦的标志性购物中心哈罗德(Harrods)委托另一家声学品牌咨询公司(Sound Agency)对听觉宣传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革。当时,“每个部门都在播放无关的音频,”该公司的创意总监弗兰·博德(Fran Board)说,“有冲突……它没有传达哈罗德商场的品牌和质量。”

该机构布置了一系列的音乐环境,Board说:“环境背景音乐不会像音乐那样分散你的注意力。”在玻璃器皿部门,该机构记录了各种花瓶和玻璃水器本身发出的旋律,并用它们来制作音乐。Board说:“现在顾客们一边细看一套水晶酒杯,一边听着玻璃碰撞产生的声音。”

她将听觉场景描述为“听觉墙纸”——赏心悦目但难以发现。对于奢侈品牌来说,其目标是通过潜意识,潜移默化地诱导顾客的购买激情。她说:“听觉场景让人更快乐、更平静、更放松。人们喜欢他们的这种经历,更有可能回来。这很可能会对公司的销售底线产生影响。”

产品本身的声音也会引发情绪,通常与对该产品质量的感知有关。回想一下打开香槟软木塞的“砰”的一声所引发的期待。说到这里,与知名餐厅Jos Andrs合作的侍酒师安迪·迈尔斯(Andy Myers)说,香槟被巧妙地打开时的声音不应该是“令人讨厌的”砰砰声,而应该是一种“噗”的声音,“像恋人的叹息一样安静”的声音。

杰克逊说,苹果公司(Apple)的包装中也使用了空气中的嘶嘶声,以创造一种戏剧感。他说:“当你第一次打开盒子时,从里面出来的空气听起来就是这样的。听起来设计得很好。”

人们通常很乐意为精心制作的产品支付更多的钱,而所有的品牌也会不遗余力地用声音来强化这种印象。杰克逊回忆说,他曾建议一家豪华汽车制造商在其电动车窗上增加额外的电机,因为客户抱怨他们不喜欢现有的不均匀的声调。他说,在性能方面,电机完全足以平稳地升降车窗,但声音的一致性提高了我们对质量的感知。根据杰克逊的说法,消费者将为一个听起来确实做工精良的产品支付的溢价,超过外加一台发动机的成本补偿。

这个车窗故事是一个例子,说明感官品牌是如何在无意识的水平上渗透我们的信念系统的。如果你只是告诉人们某个产品已经过了特别的设计,他们理性的大脑可能会怀疑你所说的真实性。如果你让他们听到并感觉到,他们更有可能相信自己感官形成的“证据”。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实验心理学教授查尔斯·斯宾塞(Charles Spence)说:“我们对声音的反应一部分是天生的,一部分是后天习得的。”他解释说,“我们对某些音质会有一种更内在的反应,然后对表现某种东西的声音,通过学习会获得一种后天的反应。”“打开香槟瓶塞的响声——你出生时并没有感到是一种美妙的声音。它不会让新生儿情绪高涨,但对许多成年人来说却是如此,因为它会让人产生期待。”

在腕表的世界里,有一种运用声学与动力学从而达到报时成果的复杂功能——三问表。三问表(Minute Repeater),即三簧表,3种打簧的响声不同,可分辨出“时”“刻”“分”的报时。如何将这敲打的声音变得更悦耳、清脆,当然还有更精准?每一次所发响的特殊音色,更是制表行业不断追求与创作的。

报时功能时计最早源自14世纪发明的敲击钟,这种装置没有表盘,通过敲击报时。1875年创立以来,爱彼一直是报时功能领域的专家,持续制作精密复杂的大自鸣、小自鸣和三问报时机构。其中,大自鸣报时被视为高级制表领域最复杂的功能之一。与珍稀复杂的大自鸣功能腕表相配,爱彼与瑞士珐琅工艺大师Anita Porchet合作,打造手工制作的“大明火”珐琅表盘。Anita Porchet为CODE 11.59系列钟乐大自鸣超级报时腕表创作了3款珐琅表盘,采用具有百年历史的古董金箔装饰,将古老技艺与当代设计巧妙结合。

爱彼CODE 11.59系列钟乐大自鸣超级报时腕表搭载全新Calibre 2956手动上链机芯,结合传统大自鸣复杂功能以及拥有爱彼专利超问报时技术。精密复杂的机芯拥有489个零部件,不同于三问在佩戴者需要时手动启动报时、报刻和报分,大自鸣和钟楼一样无须人力介入,在默认模式下可自动报时和报刻。这款大自鸣超级报时三问腕表拥有钟乐功能,报时机构的3个音簧和音锤能够以高中低三音阶连续音报刻,而非常规三问功能则为高低两音阶。

在小自鸣模式下,腕表只会在整点报时;若选择静音模式,则可停用自鸣功能。这枚腕表还具有超级报时声学性能,能够发出和怀表一样洪亮的报时音。这项专利技术源自爱彼联手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历时8年的研究成果。由制表师、技术人员、研究学者和音乐家组成的研究团队,从早期三问表的报时音量和乐器和声的原理中汲取灵感,改进表壳构造,达成全新的报时工艺。爱彼以专利技术制作的音簧和表壳结构,赋予腕表无可比拟的报时音量、音质与和谐的音调。音簧并非固定在机芯主夹板上,而是安装在类似共鸣板的全新装置上,以优化报时音质。

20世纪90年代,机械制表在历经石英危机之后涅槃重生,配备别致长方形表壳的Reverso翻转系列腕表成为积家大工坊展现高级制表复杂功能领域专业技艺的载体。长方形机芯拥有与传统圆形机芯截然不同的布局结构,将鸣响报时机制搭载于长方形机芯之中无疑需要面临更艰巨的挑战。而积家迎难而上, 在1994年推出Reverso Répétition Minutes翻转系列三问报时腕表。这是大工坊首次将微型三问报时装置搭载于腕表中,配备当时世上首款长方形三问报时机芯。

这枚Reverso Tribute Minute Repeater翻转系列三问报时腕表汇聚积家专利铰接式Trébuchet天平音锤、静默调节器和新一代音簧等技术成果,并由经重新设计的944型机芯提供动力,这款机芯完全由大工坊自主构思、设计和制作。新款时计配备别具一格的正面及背面表盘,以焕然一新的视觉方式演绎Reverso翻转系列腕表的隽永设计以及三问报时机制。正、反表盘显示同一时间,在外观设计上却各具特色,一面充满活力,另一面则更显含蓄低调。两者皆体现了机芯装饰的细腻美感及大工坊超凡出众的精湛技艺。设计上,正面表盘采用全镂空设计,令精密复杂的三问报时机制一览无余,并可在启动三问报时后一睹引人入胜的机械运作。在占据11点至7点位置的瞩目弓形表桥下方,部件仿佛悬浮于立体空间之中,轨道式分钟刻度的刻面时标采用悬臂式设计,进一步突显视觉上的深邃层次感与透视感。表桥、时标、音簧和其他多枚部件皆覆以闪亮的金色镀层,呼应玫瑰金表壳的璀璨色泽。

直到今天,三问打簧在钟表界依然属于首屈一指的复杂功能。在制造这种错综复杂的装置时,厂商依然保留着依靠一些制表大师,借助其娴熟技艺与耐心安装调试精密部件的优良传统,这点受到了广泛的赞赏与好评。2008年,Breguet采用全新方式诠释这种技术奇迹,将三问打簧装置安装在经过重新设计并采用新型材料制作的机芯中,对三问表的音簧、音簧底座及音锤位置进行了革新改变。目前,这项获得专利的技术装置已成为Breguet三问表No. 7637及其全钻版本No. 7639的特色设计。

诞生于宝玑声学实验室的另一项成就便是Classique Grande Complication 7639。作为7637的“高级版本”,这款腕表以镶嵌的长方形钻石为三问表的功能增添了华彩。由于钻石的坚硬与纯净能有效地减低声音振动时产生的能量损耗,提高了声音的响亮度,因此能够理想地将声音传递到表壳的范围以外。在专业声学专家的带领下,已经为扬声器应用了钻石传导设计,宝玑更决定制作一款全钻石镶嵌的设计,英格兰其镶嵌方法确保了三问表上佳的声学效果。7639能够发出极为纯净的声音,其效果让敲钟与打钟鉴赏家欣喜。

2012年,雅克德罗首度推出报时鸟三问表系列,之后的每一年我们都能看到鸟儿雀跃舞动以及雏鸟破壳而出等栩栩如生的场景,通过不同的细节变化展现在大家面前。在全新周年纪念款报时鸟三问表中,雅克德罗再次以自然为主题,淋漓展现其自动玩偶的非凡活力。表盘之上,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雄一雌两只知更鸟,它们常现于瑞士山谷之中,因其清脆悦耳的鸟鸣声和乐于亲近人类的特性而为人所熟知。画面的右侧是一座看似普通的农场,但它实则再现了300年前皮埃尔·雅克德罗的诞生之地。在这一极具历史意义的场景左侧,是一条在绿绿郁郁的山谷中缓缓流淌的河流,它正是环绕着拉夏德芳(La Chaux-de-Fonds) 山谷的隆德河(La Ronde)。整个表盘画面尽情展现了拉夏德芳自然特色的景观:红色浆果、冬青树叶、一只预示着夏天的蔚蓝色蝴蝶以及隐藏在装饰场景中的各种其他动物。表盘上的蜻蜓象征着力量和斗志,而弹跳力强大的蚱蜢则代表着冒险精神和抓住一切机遇奋发前行的能力。

如何在腕表技艺与创新美学之间取得巧妙的平衡,一直是宝格丽制表中追求的。这枚Octo Roma钟乐三问陀飞轮腕表则很精妙地诠释了宝格丽制表中的平衡美学。以复杂的微型机械装置表达细腻微妙的音乐情感是专属于制表界的浪漫。呈现天籁般空灵动听的报时鸣响是一门复杂的艺术。腕表机芯采用复杂机械装置和创新的金属格栅,利于声音在腕表壳体内部空间的传播。

腕表搭载全新品牌自制BVL 428手动上链机芯,共由432个部件组成。BVL 428机芯的一系列参数达到严苛的技术标准,其构造设计优先考虑报时鸣音。声功率与声音清晰度是衡量报时腕表品质的关键指标,表壳宽大的比例设计有助于确保理想的声音传播效果,同时增加三音锤结构的扭矩并提高声功率。值得一提的是,表壳侧面经巧思设计,帮助增大声量及增强声音传播。其镂空设计可减少内外部之间金属的使用量。3个开孔分别对应3个报时装置,意在使声音从腕表内部向外传播。报时装置直接固定在表壳体上,实现充分有效的声音传播。表壳采用钛金属材质,确保尽可能清晰的声音扩散。表背同样采用镂空设计,同时使用精心制作的钛金属格栅来保护共振区,令声音得以向外传播。

腕表的音簧由工匠手工制成,其制作流程相当复杂。音簧首先经手工弯折塑形,随后在900摄氏度的高温下进行退火或硬化处理。经仔细清洁后,音簧还需置于500摄氏度的烤炉内熨贴, 这有助于金属产生清脆澄澈的共振声。与报时装置中某些部件相同,音簧经锉削处理后延长,借此带来更加悠扬悦耳的报时旋律。Octo Roma钟乐三问陀飞轮腕表通过三音锤敲击发出3种音调, 其旋律序列为:低音鸣报小时,高低合音鸣报刻钟,高音鸣报余下的分钟。

Métier品牌的创始人兼设计师梅丽莎·莫里斯(Melissa Morris)在为她的男士设计旅行包的扣子时,她故意想要唤起一种“刻意”的声音:“就像一辆老式保时捷911车门关上的声音。它就是有一种完美的‘哐啷声’,所以我试图模仿它。”在2017年推出Métier品牌之前,莫里斯花了3年时间在金属件上捕捉这种声音,这些金属件固定了所有Métier旅行包中的一个标志性细节。她说:“我重新设计了弹簧,这样当拉上拉链时,真的会有满足感。”其结果是声音和触感的混合:“感觉坚固、安全、昂贵……它兼具重量和润滑感。”

在其他行业,模仿音调并不一定受欢迎。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的首席营销官劳伦特·佩尔维斯(Laurent Perves)谴责这种听觉模仿是“背离高级制表准则”的异端。在他看来,钟表报时“应该听起来像钟表报时”,他唯一认可的模仿是音乐。

爱彼(Audemars Piguet)在为其皇家橡树的Concept Supersonnerie系列钟表设计编钟时征询了音乐家的意见。经过长达10年的研究项目,这款钟表于2016年推出,目的是为更好的声音定义可量化的标准。爱彼负责人迈克尔·弗里德曼说:“虽然这项研究的细节是保密的,但我们探索了神经学和生物学的各个方面。”由此而生产的Supersonnerie手表是基于吉他设计的原理创造的,它包裹着钢锣,与音板直接相连,而不是更常见的主板,这样声音振动就不会受到螺丝和其他部件的阻碍,同时一个静音调节器会抑制机械装置的嗡鸣。

弗里德曼:“每一个钟表都有一个记录和分析的独特的声音蓝图。” 江诗丹顿将这一概念又向前推进了一步,在伦敦艾比路工作室(Abbey Road Studios)的Les Cabinotiers分钟转发器范围内存储每只手表的声音。Perves:“客户们喜欢他们手表的‘特殊灵魂’,也就是它的声波DNA,为子孙后代保存。每一位顾客都能看到他们手表的报时声波的数字可视化,使他们能够‘看到’声音。”

不同感官之间的相互作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体验。我们对各种声音的感官刺激接受广泛但很不善于区分,这种反应是建立在我们这种情感高度复杂基础上的。英格兰曼彻斯特的University of Salford的声学工程教授特雷弗·考克斯(Trevor Cox)说,他专门从事心理声学或声音感知。他说:“大脑在多感官体验 中‘解体’。它没有那种区分能力,真的。说到底,这是一种情感反应。”

杰克逊说,要想让这种反应产生冲击力,感官必须完美一致。“一旦其中一个被关掉,你就会觉得有些东西不太对劲,不太真实。”这种多感官交响乐在驾驶体验中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

驾驶一辆兰博基尼的感觉并不是偶然产生的。据该品牌的首席技术官毛里齐奥·雷贾尼(Maurizio Reggiani)说,这种感觉直接来自12个汽缸发出的尖叫声。这种高分贝的轰鸣声会引发兴奋,这是一系列事件的关键组成部分,这些事件会在两秒多一点儿的时间内,把你的耳朵、汽车和你的胃同步从0调到100。

“当你坐在一辆超级跑车中,声音成为你情感的一部分。” 雷贾尼说,“它成为你对车速感知的一部分。如果你的脚点击车的发动机油门,你会听到一个巨大的声音,告诉你加速得非常快。在飞机上,当你听到飞机引擎运转的声音时,你会想,‘好吧,现在我们开始起飞了。’然后你就会感觉到飞机在加速。这正是你听到的、预期身体能很快感知、然后你将实际体验到之间的一种感官联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enrry.com/,英格兰

在驾驶体验中,声音——至少在理论上——与机械功能同步。兰博基尼的雷贾尼:“每一种噪声都必须与物理上发生的事情有关。”它的离散功能必须“清晰而明确”。宝马(BMW)音响创意总监伦佐·维塔莱(Renzo Vitale)表示:“因此,声音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只要它们是真实的。”他表示,当“从零加速到150”时,他的客户希望听到准确的“机器进化时刻”。他补充称,听觉的精准度是宝马“德国制造” 身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维塔莱说,在渴望的声音层次中,接下来是“一种激动人心的感觉”。“所以,如果你给踏板一个特定类型的加速,引擎以一种非常令人兴奋的方式回应你,那么你自己也会感到兴奋。”

然后是差异化——品牌的独特声音。维塔莱说,宝马的口号是“优雅”,通过抹平“任何造成干扰的东西”来实现。他说:“如果你突然、干扰性地改变,优雅就会消失。”例如,如果你踩油门:“你会听到一种非常强烈的声音,这与声压的变化导致管道的咆哮有关。”他说,他用来减轻这种干扰听觉平滑就像雕刻家的作品。“我想说,我们塑造了声音。你可以想象米开朗基罗的《圣殇》(Michelangelo’s Pieta),你看看他在大理石上画的所有曲线,一切都是如此美妙光滑。”

关于传统动力汽车和电动汽车之间的感官差异,已经有很多文章了。但事实上,从真正的机械声到电子增强声的转变在很久以前就发生了。许多国家对噪声污染实行限制,特别是要求跑车降低发动机排放的分贝。这种效果,再加上汽车内部日益复杂的隔音技术,意味着驾驶员不再能够自然地享受完整的听觉反馈,所以大多数制造商将复制的“引擎”声音输送到车舱,通常是通过扬声器。Jackson说道:“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一直在模拟引擎的声音。”

汽车制造商对“模拟”这个词感到不舒服,但他们确实承认声学增强音效。大多数都有运动模式,可以放大引擎声音。兰博基尼通过“增加引擎支撑的刚度”从结构上提高了音量,雷贾尼说,这可以带来更大的振动和真实的物理音效的放大。

同在意大利,玛莎拉蒂的声音调制更像是一种混合。据该品牌的音效专家之一梅拉尼娅·卡利法诺(Melania Califano)表示,玛莎拉蒂车通过安装在引擎上的传感器“重现了缺失的声音”。传感器将振动传递给一个电子控制单元,该单元使用软件放大正确的频率,以获得玛莎拉蒂特有的声音。她将由此产生的交响乐描述为“自然的,再加上,比如说,人工的”。在宝马车上,维塔莱将这种重建过程称为声音的“图像处理”(Photoshop)。

工程师们为了“座位上的吱吱声之类的小声音”而添加了共振声音,消除了所有不和谐的声音。其结果是,这些部分现在一起反应,组成了一个“交响乐团”。宝马声音创意总监维塔莱说:“在汽车这个‘交响乐团’中,最难以掌控的‘乐器’是车门。”他的一个同事甚至在研究车门所产生的声音上获得了博士学位。他说:“我们分解了导致这一声音的所有组件的效应链,并开发了一种心理声学模型来评估客户的反应。同时也是钢琴家和作曲家的维塔莱甚至研究了每一个词的开头和结尾,也就是所谓的瞬态,研究如何接近每一个声音的特定的稳固性。”他们总是要问:“它更像‘P’还是‘B’,还是‘F’,还是‘S’?”

并不是每一辆车都需要这种微妙程度。在梅赛德斯-奔驰,粗犷的“大G”粉丝们喜欢驾驶一辆能够用声音宣布其存在的汽车,它的锁声就像气泵式猎枪的装弹声,而且车门需要用全力“砰”的一声关上。G-Class 的产品管理和销售主管彼得·肖伦(Peter Schoren)说,这两种特点都已成为其特有的标志。“大G”最初是在1979年作为军车建造的,所以隔音并不是车门锁定系统的优先考虑。“在这些年里,G-Class 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进入更高端车的市场。”肖伦说,“顾客们也习惯了这种声音。而今天,他们就是喜欢它。”他指出,在2018年该车的重新设计中,这种有些噪声嫌疑的声音得到了保留。原来的车门设计为纯粹的功能性,是完全平坦的,这意味着在高速下它会嘎嘎作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程师将车门的上半部分稍稍向内倾斜,这样当关闭时,有角度的那一半将被迫变平,产生一种张力,使门牢牢地固定在那里。关上这扇车门所需要的“砰”的声音,“一种非常特别、非常特别的声音”,肖伦说。对顾客来说,它的吸引力在于一种对声音的与众不同的心理。“购买G-Class的人希望与众不同。”

随着电动车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考虑影响行人安全外声音的新规定。对车门声音的“爱好者”可能不会受到立法的困扰,电动车则是另一回事。至于传统制造商是否会复制内燃机声音,或者为电池驱动装置创作不同的音乐,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对宝马轿车,维塔莱正在与电影《狮子王》《黑暗骑士》的作曲家汉斯·季默(Hans Zimmer)合作,为将于明年发布的电动i4M创作音效。早期的结果,维塔莱说,是“空灵”,有力量,但也有主题、宏伟和优雅。在宝马的网站上,预告片听起来像是杜比(Dolby)重新构想的一款嗡嗡作响的科幻引擎——令人兴奋、充满活力,但与传统引擎的声音并没有完全分离,这与保时捷在全电动车型Taycan上的大胆尝试没有什么不同。

维塔莱表示,即使稍微偏离宝马车的驾驶体验传统,也很难在公司内部获得认可。最初的反应是“就好像你面前有一只猫,然后突然听起来像一只鸟。他们说,‘等一下。’所以我们不得不重新调整心态,花了几年时间。”

在位于加州的电动汽车制造商Karma Automotive公司,工程师们在GS-6系列混合动力车中采用了电池的自然静音系统,并添加了一些花哨的功能。当车速降到每小时18英里以下时,汽车会发出一种警告乘客的声音,一位发言人将其描述为“电子声”。在车内,随着汽车进入驾驶模式,数字铃声会响起。当宝马汽油引擎启动以支持耗尽的电池时,它会以一种经过特别调整的“电池耗尽的声音”宣布,这位发言人称这是一种“运动但精致的蜂鸣声”。

特斯拉(Tesla)的全电动汽车完全取消了听觉驾驶反馈,允许司机通过Boombox功能上传任何他们喜欢的声音到扬声器系统。特斯拉和保时捷都使用了DSP Concepts的内部音频系统。DSP Concepts的联合创始人保罗·贝克曼(Paul Beckmann)表示,他看到了“将语音控制集成到汽车中的巨大兴趣”。他预计电动汽车司机将使用软件“在车内创造定制的音频体验”,包括品牌提供的身临其境体验,或者他们只是看电影。自动驾驶汽车似乎有可能变成另一个被动的数字娱乐空间,就像我们的家在过去18个月里变成的那样。

多年来一直在增强“真实”声音的汽车,现在正处于一个无限定制世界的门槛,在那里,声音场景可以由消费者下载。对许多品牌来说, 真实性正在迅速从后视镜中消失,而且很难看到目前如此受重视的个人声学身份将如何持续下去。与此同时,其他高端行业的奢侈品制造商现在利用数字和机械工具侵入我们的感官,削弱了增强声音和“真实”声音之间的区别。随着我们感知真实性的能力减弱,品牌面临的风险是,它们渴望的情感联系将不再是真实的,而是复制品。

在其他地方,珍贵的声音实际上是安静的声音,或者接近这种状态。在宾利,声音和设计技术专家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说:“平稳、深沉的安静蕴含着一种内在的力量。”这必须是一种意味深长的宁静——一种暗示着“无尽的保留”的沉默音效。“就像一只正在休息的野兽。”他说,“诀窍是不要过于安静,因为如果你被放在一个听不到声音的房间里,会很不舒服。”

劳斯莱斯(Rolls Royce)也秉持类似的理念,该公司北美企业沟通主管格里·斯潘(Gerry Spahn)表示:“客户想要一种‘茧’式的体验,将他们与外部世界隔开。”在新一代古思特轿车中,将这种理念充分发挥。他说:“挡风玻璃的倾斜度,甚至车身的光洁度,都能降低外界的噪声。窗户是双层的,轮胎里充满了泡沫。事实上,我们用泡沫填充任何一个洞,一直到含有电线的小空间。”Spahn估计,古思特平均要携带约220磅的隔音材料。

对于航空领域的工程师而言,安静是更昂贵的追求——航空器本身就意味着众多声音的混合。首先是涡轮风扇发动机产生的巨大噪声。在近年来发布的新发动机中,除了更大的推力与更高的燃油效率,噪声控制也成为重要的指标。其根本原因还有城市机场越来越严格的噪声水平要求。如伦敦城市机场——靠近伦敦市区,是公务机频繁起降的机场——就对此有着严格的要求,能够在此机场起降成了考验公务机性能的重要指标。而对于乘坐公务机的乘客而言,更加安静的机舱是提供更加舒适飞行体验的重要组成。各家公务机制造商都在增加更多的隔音材料,在设计中减少零件产生的共振。如湾流公务机更是将其所有的配件放入声学实验室中,注意测量,以期获得更加好的静音效果。

而航空工业从诞生伊始就在与声音抗争,产生声音的共振同样会对航空器带来致命的威胁,从更好的机身材料到后掠翼的诞生在获取更快更高的飞行能力的同时也是在与“声音”对抗。超音速飞行产生的巨大轰鸣被称为“音爆”,直到今天仍然是除经济性之外限制民用超音速发展的最大桎梏。对于城市中的飞行,已经初见端倪的电动“飞行出租车”将是下一个对声音工程师的挑战——尽管电动机可以做到无声运转,但是如何减少旋翼的噪声同时保障飞行所需的足够推力仍然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于Bose音响的工程师而言,消除噪音本身就是产品的卖点。几乎每个长途飞行的商务旅客都使用过类似产品,甚至成为了很多航空公司头等舱和公务机上为乘客提供的标准配备。Bose在前不久发布了新一代全新QuietComfort 45消噪耳机。“QuietComfort耳机成为经典并非偶然。”Bose可穿戴音频产品总监Mehul Trivedi表示,“一款因出行而生的耳机,如今已成全球数百万用户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致力提供给他们更美好、便捷的听音体验。”

类似Bose的音响品牌不仅仅出现在我们的穿戴产品之上,而且音响产品已经从传统的音响与耳机转入了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空间。

从2001年,保时捷就开始与Bose合作,在车辆上使用众多的音频与降噪技术,如ANC主动降噪技术——汽车制造商可通过引擎谐波降噪技术自动减少传动系统带来的恼人谐波噪声。该算法借助车载音响系统产生反相声波,从而抵消恼人噪声。道路噪声往往会影响你的音乐聆听体验。Audio Pilot噪声补偿技术可持续监测车内噪声,自动调节被噪声覆盖部分的乐曲音量,让驾驶者无须通过调高整体音量来掩盖恼人噪声。Surround Stage环绕声技术可使各个座椅上的聆听者均置身音乐中心。它将每个声道音频信号传递给特别选择的扬声器组合,在你的座驾内部打造沉浸式环绕聆听体验。绝大多数音乐均以立体声或双声道(左、右声道)录制。Center Point虚拟环绕声技术可将你的音乐转换为多声道模式。Sound True音源修复技术可提升数字压缩音频(如从你手机或卫星广播中播放的音源)的音质,通过还原高频声以及补偿声场,你可以听到更为接近艺术家最初录制效果的音乐。高级声场定位技术可使你犹如身临音乐会现场。这一技术额外运用多只扬声器及信号处理通道,合理分配乐器声、鼓点、人声等在车舱内的发声位置,营造出更宽广、更精准的前声场效果,重现从莫扎特作品到金属乐等众多音乐类型。

对于日渐复杂的声学环境,越来越多的技术应用,声学的研究也比以往更加复杂。创立于1925年的生活方式视听品牌Bang&Olufsen为此专门建立了实验室与调音室,其内设有重重极为精密的声学测试、调音仪器。其中的VR实验室主要负责快速测试B&O的产品体验。实验室由49个扬声器和4个低音炮组成,以特定位置排列在球体中,从而提供360度且接近真实环境的体验。

工程师只需要预先计算扬声器在给定场景中的声音效果,然后单击按钮,听者就可以在这里体验,就像他在真实的房间里听实际的扬声器一样。例如,听者只需要坐在实验室里,就能够宛若置身于家庭影院、餐厅或客厅中体验Beolab 90。B&O可以有效地“传送”听者在任何房间中体验任何扬声器的声音,无论是已建成还是仍在设计中的产品。这只是VR实验室众多功能之一,VR实验室还可以模拟噪声场景来测试耳机在现实道路噪声、火车、飞机等中的降噪能力,甚至能够调整扬声器和算法以确保其性能良好,而无须为其设计原型硬件。

试图营造良好听音效果的品牌不仅仅是Bose与B&O,来自意大利的品牌Sonus Faber(势霸)为玛莎拉蒂MC20打造的音响系统正在和这款新的超跑一同交付用户。在此之前,帕加尼的超跑Huayra也使用了这一品牌。作为1983年创立的音响品牌,Sonus Faber的产品融入了许多乐器制造的理念与创意,选择自然材料更是成为其产品的标志性特点。其大尺寸的落地音箱使用原木为箱体,丝绸融入喇叭单元,皮革制作覆网,产自摩洛哥Port Saint Laurent圣罗兰港的大理石为底座,黄铜制作钉脚。

仅仅是木材就需要充足的时间,以自然风干与人工烘干工艺相结合,才能让板材彻底干燥,收缩特性也达到稳定状态;然后需要高精度的裁切和柔性胶水黏合拼接等工艺,才能令板材达到应有的结构强度,从而满足音箱的使用,并达到在不同地域使用的长期稳定性。Sonus Faber建厂至今,依然维持传统,全部人手精制,慢工出细活,只为更好的声音。

在无数复杂声音的背后,其实所追求的不外乎对于心理愉悦、舒适的满足。从中国古乐中的斫琴到西方乐器的制造,从千年古钟到现代的电子乐,所为的不过是创造出让我们愉悦的声音。

一台施坦威钢琴有12000个零件,这些零件多由实木、毛毡等天然材质制成,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制琴师,也得调用视觉、触觉、听觉等多种感知力才能发现并处理细微的差别。想成为施坦威制琴师的难度不小,要先学一年半基础知识,再跟着师傅实习一年半,过了前3年还得考试,通过了才能进门当制琴师。无论是经验丰富的制琴大师,还是刚刚入门的年轻学徒,一代又一代的施坦威匠人数十年如一日地打造高品质的钢琴。其实诸多施坦威的制作工艺,甚至可以追溯至19世纪。施坦威在1878年发明的琴壳一次成型技术一直沿用至今,几乎没有丝毫改动。制琴师需要在模具上将木材进行弯折,该模具是一个钢琴形状的巨型老虎钳,工匠们还必须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内,在胶水变干之前完成琴壳的制作,这一道工序不仅需要力道,还需要灵活的巧劲,可谓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高难度竞赛。

施坦威钢琴的品质,不仅源于成熟精湛的技术、精挑细选的材质,更源于施坦威对传统手工艺的坚持和传承。每一架施坦威钢琴的制作工序80%以上都是由制琴师手工完成,每一位学徒至少需要经过3年的培训才有资格成为正式的制琴师。每一位施坦威的制琴师都需要并且保有这样的品质:全力维护着施坦威制造的品质,又传承着施坦威广为人知的绝妙艺术。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