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恩怨苏格兰和英格兰分家终成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enrry.com/,英格兰

查理一世独断专行,与议员们彻底决裂后,在政治上可以说是失道寡助,于是,他选择扶植教会,让教会成为王权的最大支持者。劳德大主教上台以后,采用了罗马教皇般的强硬手腕,不仅迫害英国的清教徒,还强迫苏格兰人接受英国的祈祷书,对反对者斩尽杀绝。劳德大主教的家长作风显现之后,苏格兰人对此表示非常不高兴,心想你一个裁缝的儿子凭什么来对我们苏格兰指手画脚?于是,苏格兰人开会起草了一个“国民公约”(National Covenant),宣布他们不接受英格兰方面劳德颁布的宗教法规和新的祈祷书。更生猛的是,“公约派”很快组织了一支军队,直接杀入英格兰国境。

彪悍的苏格兰人绝对不会允许劳德和查理一世像对待英格兰的清教徒那样对待他们。苏格兰人的逻辑是,反正在历史上英格兰和苏格兰从来没有少打过仗,也不在乎多这一次。屈勒味林在《英国史》里形容当时的苏格兰“市民及农民人人备有武器。苏格兰的贵族巨绅,犹如玫瑰战争时英吉利的贵族巨绅,尚到处皆有扈从随征的‘家人’及佃户。”民风彪悍如苏格兰者,根本不在乎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查理一世和他的跟班。

这就是民族性的不同。英格兰的清教徒们面对迫害,不是躲就是藏,没有大规模的武力反抗。他们中的一部分逃到了荷兰之类的欧洲国家,另一部分乘坐上“五月花”号轮船,远赴北美新大陆。

所以,苏格兰人对南部人的“成见”也有些道理。英格兰人处理事情比较灵活,一般不会硬拼,属于情商较高的种类,而北部的苏格兰人更加彪悍豪爽,像是东北人。遇事不对路,往往“硬干”。哪知道,正是因为缺少英格兰人的灵活周旋技能和小心眼,苏格兰最后被逼无奈和英格兰合并为一国。

前文说过,从詹姆士国王开始,英格兰和苏格兰表面上共同拥戴一位国王。不过,这两个国家毕竟还没有合二为一。直到18世纪初期,新经济形态的出现间接造成了两个国家的统一。

18世纪初,安妮女王的子女都先后夭折。这意味着一旦安妮女王驾崩,斯图亚特王朝就会灭绝,以往把英格兰和苏格兰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就会消失。在各种利益的驱动下,两国贵族们开始积极行动,希望促成两国合并。苏格兰民众当然是强烈反对。

不过,当时苏格兰在经济上发展并不好。虽然苏格兰后世出现了很多优秀的思想家和经济学家,例如斯密、休谟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苏格兰人是搞经济的好手,相反,他们做得相当糟糕。1695年,在一位名叫威廉·佩特森(William Paterson)的银行家建议下,苏格兰成立了由坚船利炮和彪悍的水手所组成的达瑞安公司,计划让该公司派出舰船,在巴拿马建立殖民地和航路中转站,从而促进苏格兰在远洋的贸易。这个计划原本的目标是要效仿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海上强国,让苏格兰走上兴国之路。

哪知老实巴交的苏格兰人还是经验不足,做不了引领全球贸易链的殖民者。达瑞安公司很快就开始亏钱,在达瑞安公司立足未稳之际,西班牙的舰队就逼近了巴拿马。西班牙人认为苏格兰占领巴拿马海峡之举侵犯了他们在美洲的利益,因此率重兵气势汹汹前来进攻。苏格兰军很快溃败。

达瑞安公司主要持股的人有许多来自富裕的英格兰地区,但像是英格兰东印度公司这种贸易大鳄,哪里容得下卧榻之侧由苏格兰人酣睡?因此,在大股东们的一再要求下,英格兰议会通过法令,禁止英格兰资本流入苏格兰的达瑞安公司。此举迅速枯竭了达瑞安公司的资金来源。但苏格兰人对自己的这家股份公司寄予的希望如此之高,以至于他们在英格兰的资本撤走之后,不惜以举国之力,充实这家公司的金库。据统计,大约占整个苏格兰总资本半数的投资进入了达瑞安公司,每个苏格兰人平均投资了五英镑给达瑞安公司。毫不夸张地说,举国皆亏。

后来,天真的苏格兰人财富之梦彻底破碎,“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苏格兰经济元气大伤。除了在经济上接连遭受损失之外,英格兰以政治力逼迫苏格兰并入新设立的政治联盟,作为交换,苏格兰在经济上会获得英格兰的“帮助”。

英格兰和苏格兰之间,历史上的龃龉自不待言。为了制伏“不服管束”的苏格兰人,英格兰议会在1705年决议通过了《外国人法案》(Alien Act),该法案规定,英国女王指派委员和苏格兰商讨联盟事宜,如果苏格兰不同意派代表进行联盟谈判,那么英格兰将会对其进行一系列的贸易惩罚,英格兰包括禁止进口苏格兰产的牛和其他牲口、煤和亚麻布等产品。苏格兰原本就千疮百孔的经济,根本经不起这种折腾。所以,尽管《外国人法案》在苏格兰民间引起了非常强烈的不满,但是迫于经济利益的需要,苏格兰人最后不得不接受加入英联邦的建议。1707年,苏格兰正式“被合并”了,两个地区的国旗合为“米字旗”,称为“大不列颠联合王国”。

合并后,苏格兰在1730年到1800年之间迎来了一段辉煌时期。由于苏格兰和法国在地理和宗教上的关系,法国启蒙运动思潮与苏格兰启蒙多少有着继承的关系。伏尔泰说过,英格兰的启蒙思想都来自苏格兰。英国真正意义上的对外扩张全是在苏格兰和英格兰合并之后进行的。

2007年,在苏格兰爱丁堡圣路德宫,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首次会见了苏格兰刚当选的第一大臣萨尔蒙德,依照礼仪,女王和苏格兰第一大臣微笑、握手、简短的寒暄,显露出一种政治台面上的虚伪

两国的合并当初本来就不公平,因此,有些苏格兰人认为赞同签署条约的人是被收买的。从缔结条约的那一刻起,苏格兰争取独立的活动从未停止。

20世纪20年代,现代苏格兰民族主义运动开始兴起,二战之后,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在议会中声势日隆;到了80年代,撒切尔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提出一个妥协方案,即原则上允许苏格兰拥有地区议会,但是中央政府保留取消该议会的权力。到了布莱尔首相的时代,对于权力的进一步下放,几乎让苏格兰成了一个半独立的地区。英国政府公布了《苏格兰法案》,消失了近三个世纪的苏格兰议会再次恢复。《苏格兰法案》还允许苏格兰人通过全民公投独立。法案规定,只要40%苏格兰适龄选民投票赞成,苏格兰就可以独立。

此一时彼一时,苏格兰人如今也学聪明了。他们知道,真要闹独立,必须得拥有政治或经济上的筹码。这个重要筹码就是资源。1969年,北海首次发现油气。这对苏格兰而言“意义重大”——一旦苏格兰脱离英国成为独立国家,那么北海95%的油田和58%的气田将属于苏格兰,苏格兰将成为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这正是苏格兰在今天敢于闹独立的线日,苏格兰地区议会选举中,苏格兰民族党再获大胜。萨尔蒙德仍然稳坐第一首相位置。他向人们承诺,他将完成苏格兰独立公投的事宜。这个人没有食言。在议会政治的舞台上,从历史教训中“学聪明了”的苏格兰人,依然延续着某种独有的彪悍。

然而,即使政治上脱离了英格兰获得独立国家的地位,但苏格兰和英格兰之间的历史纠葛还会被人续写、被人津津乐道。苏格兰人依然会嫌南部的英格兰人太小气,两国的足球队还是带着民族情感的死敌,苏格兰依然是产生了斯密、休谟、彭斯、司各特、史蒂文森、弗莱明、瓦特的伟大而狭小的岛国。那些被传颂的人物、事件和恩怨纠葛,成就了两个国家的历史。

作者系新锐青年学者,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新闻系。著有《英国议会往事》、《致穷:1720年南海金融泡沫》等书。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